大英博物馆所收藏的《金刚经》是最引人注目的海外中国流失文物之一,它于1900年被英国人斯坦因从敦煌所骗购。印刷于公元868年的《金刚经》被认为是世界上保存的最早的有明确日期的雕版印刷品。
 
    《金刚经》有众多译本,在佛教界一向传诵的是鸠摩罗什的译本。鸠摩罗什是中观般若学的权威,中国般若思想的弘扬,到鸠摩罗什翻译出般若系经论,中国人对般若思想才有了正确的认识。 我们学习《金刚经》,自然也是要依鸠摩罗什的译本。这个本子不但行文优美、流畅,内容也相对通俗易懂。至于其它译本,可做为参考之用。 《金刚经》的注疏,有上百种之多,加上现代人的学术研究成果,众说纷纭,究竟依止哪种说法呢?是啊!对于在佛法上,正见还没有树立起来的学者而言,面对这么多的注疏,难免无所适从。但如果佛法正见已经树立的人,他会发现各家说法虽然有一定的差异,但每一种注疏,都代表着某位大德对《金刚经》的理解,及修学佛法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