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密咒真言 经忏课颂 经典念诵 一心念佛 雪域梵音 凡歌咏法 和雅清音 专辑 简谱 视频 听佛 有声书 链接
【觉囊】

觉囊
觉囊巴共前行(健阳乐住) 多罗那他祖师祈请诵(健阳乐住)
笃布巴祖师祈请诵(健阳乐住)
 
教念
时轮金刚心咒(健阳乐住) 玛哈嘎拉心咒(健阳乐住)
大白伞盖佛母心咒(健阳乐住) 黑如嘎金刚萨埵百字明(健阳乐住)

吉祥觉囊了义乐园
摘录自《吉祥觉囊了义乐园》

不变大乐大手印,
不变之中诞生身,
敬顶时轮金刚尊,
遍知一切智慧身。
…………
佛于耆奢崛山中,
宣讲般若显经时,
庄严聚米佛塔中,
宣讲了义密乘法。

——《时轮根本续》


  在藏传佛教的历史上,觉囊派曾与宁玛派、萨迦派、噶举派、格鲁派并称为藏地最有影响的五大教派之一。在更钦·笃布巴(1292-1361)等一代宗师主持觉囊寺期间,就如我们藏地一部十分重要的史籍《青史》记载的那样:“守持三年三月为期、誓约专修觉囊派六支瑜伽的修士遍布于前后藏一切地区山谷”,“以六支瑜伽导修的舞姿遍行于拉萨诸寺庙庄园”。元朝的皇帝曾专门派出使者,携带诏书礼品,万里迢迢入藏力邀更钦·笃布巴进京;更钦·笃布巴建造的十万大佛塔被公认为是雪域最殊胜的宝塔之一。中兴觉囊的“解脱怙主”多罗那他(1574-1635),曾被四世DL赠予“迈达理”(弥勒菩萨)称号。

  通常认为,宁玛派最殊胜的教法是“大圆满”,噶举派最出名的是“大手印”,萨迦派以“道果”闻名于世,格鲁派以“大威德”广受赞叹,而觉囊派最完整的传承则是“时轮金刚”。“时轮金刚”的渊薮,源自释迦牟尼佛应香巴拉国月贤王之请,在印度南部吉祥山聚米塔里的亲授。在一部很有份量的《印藏汉蒙佛教史如意宝树》中,有如下记载:

  关于母续《时轮经》,时在佛祖正觉后的第二年,实时轮历的元年三月,地在伐折罗波那南部吉祥聚米塔内大乐地,化现大坛城,佛祖入定于吉祥时轮三摩地,向入坛眷属佛菩萨、请问者眷属香巴拉国日光王之子即金刚手化身月贤王、以及其它九十六王等众有缘所化,说《时轮根本续》一万二千颂。

  香巴拉国并不在地球的层面上,它是一座天国,类似于汉地佛教徒推崇的西方极乐世界,但香巴拉比西土离娑婆世界更近,所以藏人多希望死后能往生香巴拉极乐净土。月贤王将《时轮经》带回天国后,将它整理成《时轮根本续》,其精华就是“时轮金刚”。“时轮金刚”在香巴拉国代代相续,公元九世纪时,印度有个大瑜伽士堆夏钦波以神通亲往香巴拉国,求得《时轮根本续》等密宗续部传承,带回后在流派纷繁的佛教古国得到一定的传播。阿底峡尊者跟诸多班智达辩论时,一度相持不下,最终,他以时轮金刚要义驳倒了对方,结果,原先对时轮不甚了了的班智达纷纷拜倒在尊者面前请传时轮金刚。印度史书上尚有“不知时轮则不知佛法,尤其不知密咒”的评价。

  约在一千年前,“时轮金刚”由印度传至西藏,《时轮经》中有关天文历法的内容且成为藏地创立藏历的主要依据,至今不少寺院仍把《时轮经》作为学习天文历法的基本教材。当“时轮金刚”传至一位后藏大修行者更蚌·图杰宗哲(1243-1313)手里时,他在今西藏日喀则拉孜一山沟里,创建了对保持时轮脉系永不中断具有特殊意义的觉囊寺,觉囊派之名亦由此而来。

  五世DL主政西藏后,觉囊派被迫改宗格鲁,一些史书在写到这一段历史时,多断言:“从此,觉囊派在西藏基本绝传”、“到十七世纪后半期,觉囊派就不复存在了”。

  而实际上,觉囊派只是再也没有公开露面而已,“时轮金刚”的传承由多罗那他的得意弟子罗主南甲(1618-1683)带到远离拉萨的今四川阿坝州壤塘县一带,此后几个世纪里代代相传,并无任何中断,哪怕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极端岁月里,精神与信仰的心中之火也从没熄灭。今日壤塘的曲尔基寺、泽布基寺、藏瓦寺、红土寺、夏炎寺、亚尔堂寺、贡巴拉岗寺等寺,以及分布于阿坝、马尔康和青海南部的孜朗寺、曲宁寺、赛贡巴寺、雅贡寺、扎西日岗寺、黑尔桠寺、让古寺、颜木底寺、巴朗寺、康山寺、扎西曲林寺、隆什加寺、扎西曲朗寺、嘉木达寺等数十所寺院,成为数百年来保存觉囊派有生力量的大本营。


  自上世纪八十年代起,一代大德藏瓦寺金刚上师云登桑布(1928-2002)不失时机地站了出来,为觉囊派的复出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他以其长期不懈的苦修苦行、博大精深的佛学造诣、虚怀若谷的宽广胸襟、平朴节俭的生活方式,不仅在觉囊派内众望所归,而且赢得了藏汉许多有识之士的尊崇与景仰。第十世班禅大师(1938-1989)曾把云登桑布上师请到家中,很动情地说:“过去很多人都以为藏地最具精华的时轮金刚只是说说而已,它的最殊胜的大型灌顶及法脉的传承已经消失了,或不健全了,我的心里时感欠憾,没想到在你们那个地方,有那样的大德把时轮金刚完整地、一字不差地延续下来,我心里非常高兴、非常激动。我为藏地没有失去这样的大法而高兴,为今日能见到你这样的大德而高兴。”从这时起,才有更多的人逐渐知道了,原来,几百年来觉囊派并没灭绝,其中坚力量主要就隐没在今日壤塘等地,它的法脉非常清净纯洁,一直绵绵不断地传承到今天。一九九六年初夏,西藏拉萨哲蚌寺大堪布嘎栾仑巴活佛在向成千上万听众讲解格鲁派经典《菩提道次第广论》时,高度赞扬云登桑布说:“在所有的续部中,时轮金刚是最高的大法,是一切本尊之王。当今时代,据我目前的了解,在康多地区一个叫壤塘的地方,还保留着时轮金刚的传承,那里有个觉囊派的上师,精通显密,持戒清净,是时轮金刚最好的继承者,是当今一个很了不起的大德……”

2002年4月15日,云登桑布上师在北京病逝,一代大德圆寂,人天同悲,北京天空异兆频呈。上师法体运回壤塘后,空中亦时现异相。在很长时间里,当地全体僧众沉浸在一片悲泣哀痛之中。不过,我们尚可告慰上师的是,上师最大的遗愿,即以时轮金刚的光辉惠泽当今世界的无量众生,我们定会努力去做;我们定当坚持精进修行、广宏正法、自利利他,让更多有缘有情有朝一日能迈进香巴拉的大门。


《中华现代名僧》 健阳乐住活佛(公元一九七四年--- )

  健阳乐住活佛,俗名华丹。一九七四年十一月廿八日出生于青海果洛甘德县的一个藏族家庭。父名阿旺关却,母名白玛堪卓,家庭世代笃信藏传佛教觉囊派。

  华丹五岁,四川阿霸壤塘大藏寺经过寻访将他认作该寺前喇嘛赞吾的灵童。八岁时,喇嘛晋美多吉携众将其迎入上世住锡的大藏寺。觉囊法王他空时轮第四十六代传人、大藏寺第十任金刚上师阿旺·云登桑布为他主持活佛坐床仪式,授文殊红色阎曼德迦灌顶,赐名健阳乐住,授居士戒。

  健阳活佛十三岁正式出家,受沙弥戒。配经师教有关经文,讲解声明、因明、般若等。十四岁开始闭关,连续六年,受时轮灌顶等,听他空中观等,修时轮生起次第和圆满次第等。在修六支瑜伽中,每一行境皆得上师印证。教证圆满,获二殊胜。廿一岁受近圆戒。然后随上师出山,当上师译僧,作上师助手。印行祖师文集,绘制祖师画像,举行大小法会,开示佛教正见。上师示病三年,忠诚奉侍,父子情深。

  六年来,上师一直带他在身边,将觉囊显密教法加速传给。二零零零年九月,上师观弟子已经成熟,授《委任法卷》说:「神圣至尊阿旺·健阳乐住如大海遍布,此人胜具戒净贤与光大法门之愿力,他能利益教法与众生而灌顶传法,兴隆三宝之事业,因前世之积累而自在吉祥福报已具足,如正遍知大觉囊巴预言:『值此地藏王之化身菩萨名华丹出现於世,见修行果清净宜,圣贤法子持有大宝教法不灭遍。』如此预言与我唯理清净之观察,授权为大中观他空之四十七代法主金刚上师。」

  从此,健阳乐住活佛代师灌顶传法,收授弟子,开示法要。与九华山地藏王菩萨道场结缘,在汉族地区开创弘法利生之大事业。

(苏学明 撰)



与觉囊47代法王健阳活佛探讨他空见的意义

觉囊巴(Jo-Nan Pa),似乎是佛教金刚乘新冒起的一个“教派”,很多学金刚乘的人没听过,即使笔者甚至请教过一些金刚乘上师,亦没有得到肯定的答案。觉囊巴就像在藏传佛教历史的断层中,突然冒起的一颗新芽般,令人感到惊讶和好奇。

3月21日,觉囊47代法王健阳活佛,释如孝法师,焦英杰教授如期莅临本林,展开四天的弘法,灌顶,教授和法会,魁伟的身躯,圆满的福相,活泼的谈吐,标志着新一代法王的风采,年方廿九岁的健阳活佛可期望为觉囊派注入一股新的生命力。

觉囊派的见解特色是“他空见”,而所修的主尊的时轮金刚(Kalachakala)。时轮金刚是金刚乘中无上的密续,其它金刚乘传承如格鲁派,萨迦派,迦举派都有弘传此法,但都只限於各派教主或大上师才有资格传此法,而且据称,时轮金刚的法脉有20多种,觉囊派的传承却是最殊胜的。

为了“揭开”觉囊的神秘面纱,笔者特地访问了健阳活佛。探讨觉囊 “他空见”的意义和时轮金刚的殊胜。


笔者:法王,您第一次出国弘法,有没有抱定什么目标吗?
法王:没有。因为为了利益众生而出来弘扬佛法,这也是我们学佛的人一颗平常的心,是自然的,所以没有什么特定的目标。

笔者:那法王是在什么情况下出国的呢?
法王:那是在1999年吧,我们在九华山开了一个祈祷世界和平大法会,当时遇见了蔡明田林长,就交流了一些佛法,他那时听到觉囊派觉得很陌生,我就从头介绍了一下,引起了他很大的兴趣,后来他就从世界各地及学者们搜寻了很多觉囊派的资料,确定了有这么一个教派。后来他到了北京医院见到了我的师父(觉囊派46代法王,云登桑布),交流了很多佛法上的见解,比如我师父的心愿和蔡林长目前所做的佛教事业等,蔡林长就生起了欢喜心,就想要把觉囊派的教法面向世界,他就多次的邀请我们来,可是去年我的师父圆寂了,就一阵子忙不过来。现在有一段空挡,所以就来了,就是这么一段缘起。

笔者:法王,“觉囊派”的创始者是公元11世纪的更邦突结尊者,据称他是从却古沃色听《时轮讲解》和《六瑜珈》后实修证悟了他空的道理,请你介绍一下更邦突结尊者。
法王:
更邦突结尊者是一个真正的把时轮金刚的教法弘扬开来的大德。从他那时候,时轮金刚是真正的有一个专修的方法,非常规范的让人们接受,甚至是第一次有文字的记载,在这之前都是耳传的,所以在他之后,才有这种生起次第的方便来修行。

笔者:那他本身是藏族吗?是属于什么传承?
法王:
是的,他是藏族。基本上他是个成就的修行者,如西藏的八十位成就者,在历史上没有确定的传承。在觉囊的山沟里面,曾经有过很多的大德修行成就,比如者钦达泽哇,莲花生大士,玛吉拉吉尊玛等圣者都在觉囊的山沟里面修行成就的,莲花生大士的道括白树的修行洞就在觉囊的后山。所以在觉囊诞生之前,那个地方是很多人闭关修行的圣地。更邦突结尊者就承续了时轮金刚的法脉。在大乘里面金刚乘是无上的,而金刚乘里面无二续是最无上续,在无上续里面父母续的时轮金刚是号称为一切教法之王,宗喀巴大师、帝洛巴、那洛巴等圣者都称时轮金刚为一切佛法之尊,这是共认的为佛教的精华。这个法在印度诞生后,很多的印度和西藏的成就者都对这个圣法感到兴趣,都到该地去求学,所以这个大法有廿多传承,这是不可思议的,因为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得到这个法的殊胜,因为这廿多个不只是研究佛法的人而是大成就者。所以这传承由更邦突结尊者完完全全的去续承和受持及专修,并从这些传承中互补来建立起一个非常完整圆满的时轮修法,然后就在觉囊的山沟里面建起时轮的实修中心,这样觉囊就在这里诞生。但是那个也仅仅是完完全全是为了修行,因为是本尊、护法和空行的预言,到达那个地方而建立起修行之处,即觉囊,没有任何的政治或世间的目地,如成立什么帮派等,根本只是为了实修。

笔者:是不是可以介绍时轮金刚的内容?
法王:
时轮金刚的内容跟所有的佛法是一样的,包括它的内涵和目地,时轮是没有局限性的,没有说时轮独特的指这个或那个,因为它是真理,就是阐明了宇宙人生的真谛。我们有四续,其中三续是讲种种真理,如因果的部分以及方便和果位的部分。那因的部分就是讲当下这个现实面临污染的心和它本质清净的心,所以造成有三世的就是这个因,也是宇宙人生的真理。那最后成就的果位来说就是解脱,就是我们所愿望的。而解脱后的果位就是空乐双运之体,也是觉悟后佛陀的果位。这个因和果之间是用什么来促成呢?就是方便。这个方便有很多的殊胜及方法,那时轮就有这种圆满的和速进之道,捷径的道路,为什么这样讲呢?因为它运用的是我们身心所能运用的一切。比如大圆满、大手印基本上跟汉地的禅宗相似,主要是以心为主。但在真正的金刚乘里面,是时轮金刚四续的内涵,其无二续部的内容才能代表真正的金刚乘,其它如大手印、大圆满、大中观法门都不是纯粹的密乘,它跟汉地的禅宗,所谓明心见性相似的修法。但以密乘来讲,它是以相应天地来修行。为什么这样讲呢?时轮讲内外别,外时轮是我们的情器世间,内时轮是身体的气脉、明点,别时轮就是真正意上的究竟双运之体,空乐之体。那么怎样相应呢?即天地的运行规律,以及我们人体的气血运行,它是相应的,我们的骨骼,以及天体的日月行程,它的数量以及它的运行是跟我们的气血运行是相应的。所以在这样的一个角度,我们寻求一种和而超越。所以它建立在如此无上的见地上,是非常的超越的,但所谓超越是指从我们凡夫角度来说,其实它是很自然的,只不过明了了宇宙人生,在这个基础上,它是充分的应用来修行,即人体的气、脉、明点,和人体的一切,它很透彻的去理解而不是概括性的来讲。但那怕是禅宗或念阿弥陀佛,也有气脉的运行。从另外一个角度去观照的话,他也有这个方便的方便。但时轮的密法,最无上的就是它的圆满次地,所以意上的圆满次地,时轮金刚在我们世间是最圆满的,它很健全和完善,所以大家把时轮金刚称为无上乘。因为时轮金刚运用了我们身心的一切来修行,而大手印、大圆满、大圆满则以心法为主。

笔者:觉囊派的“他空见”的见解是一个争论性的说法,法王您认为这个见地跟佛法普通上承认的“自性空”有何相同和不同之处?
法王:
自性空和他空没有任何相违背之处,只不过“他空”在他们的心态里面是难以接受的。但他空的思想完全包含了自性空,这是个很平常的道理。如世间的万事万物,不要说我们佛教徒,就是研究世间法的人,甚至是科学家,他也证明自性空,他也肯定一切万物是局限于时空的,所以一切都是在概念里面,这些概念都是以我们的心识为主的。这就是自性空,不是真实的存在。但是这个知道了对这些科学家来说,他们成就了吗?这当然有好处,就是他们把这种见解深化了,但这不能成为成佛之因,完全的为成佛之因。因那怕是念一句咒语,它可以成为成佛之因,但是相对的条件之下,他不能直接的成为成佛之因。但他空的思想,完全的可以成为成佛之根本。所以他空的思想完全是建立在自性空的基础上,他空接受自性空,并在这个基础上有所超越。 但我们要明白他空的意义何在。所以首先要明了我们在讲什么,不能只说个什么他空。比如讲有些语言细分说万事万物,这些缘起的一切法,它上面所安立的执着,它的本质是空的。这个语言,我们细分来看,所谓万事万物的本质,我们就一个本质的概念,然后说它是空的。其实它已经成为一个他空的语言,它也不完全成为一个自性空的真正的语言。可以细分一下,说万物的本质是空的,这是我们现在通常所讲的,这个我们觉得是拐弯抹角,没有必要这样讲。而一切万物是什么呢?是概念和造作,分别和执着,以及时空的局限和我们业力的推动和气习的染污,所以展现出来一个果位。那这个果位是幻想,如梦幻泡影,所空的就是他自己,不是说他的本质。他是空的,本身就是空的,那,怎么样是空的呢,对真理而言,这个东西是空的。对真理而言,这一切万物是空的,这就叫他空。

笔者:法王您的意思是说,不管我们对万事万物的理解如何,或认为他是空不空的,他本来就是这样本来就是空的。
法王:对,他对真理而言,它是空的。所谓的他是什么?是我们的分别,造作有二分的幻觉而促成这个世间,促成了一切,而幻觉本身,他自己是空的。所谓的幻觉,不是说在万事万物上面我们强加一个本质,就是幻觉。而幻觉就是他自己,幻觉本身就是空的,对真理而言幻觉即是空的。

笔者:这个跟自性空有什么差别?
法王:自性空,我们不是讲一切法都是缘起的吗?这上面的造作,执着和概念都是空的。梦,是存在的,我们在梦中加进的恐惧、痛苦,这些都是幻觉和造作都是空的,那你不能说梦是空的。缘起不是没有的。

笔者:法王,说到空性,在早期的原始佛教是没有提到的,后期的经文才出现 “sunyata”空的名词,而原始佛教常提到的是十二因缘。
法王:所谓原始佛教是什么,首先我们先要确定。不要以自己的概念建立起原始佛教,然后才把它订成一个原始佛教去讲,这是有争议的。比如说,密乘,他们说不是原始佛教,但是,这方面我们可以肯定的讲,古代的圣贤如无著、世亲、六庄严,甚至佛陀也好,他们的教导是佛是三界的佛陀,而不是某一个众生的佛陀,也不是某一个根性的佛陀,所以他讲的经典,都被人天迎请到各个地方,不同根性的人有不同的认知和了解,那么在佛二转法轮的时候,也同时传了时轮金刚,所以,都是原始佛教。

笔者:那么,请问觉囊派修行的次地是怎样?
法王:
我们先以显教入手,主要是以讲空性的经典,如在佛陀弟子转法轮的教法里,有 “大法鼓经、涅槃经,以及如来藏经,十了义经”,等是觉囊派思想的依托,它真正讲的就是空性。所以这些教法总合起来,我们称他为他空见的思想。这种见地建立起来后呢,那才是真正明白空性,明白本性的一个途径,明白宇宙与人生,在这个基础上面,我们才知道怎样去做,什么是善,什么是恶,什么是集道果,怎样去修,这是很关键的,所以在这上面我们可建立起一个正信来,寻找一个无上的法门才进行我们的修行,觉囊是一个很重视修行的传承,他比较少世间法,不关政治和形式。比如说觉囊派一个十四世纪很重要的祖师,大普巴上师,佛的“大法鼓经”和“涅槃经” 和“尊胜佛母”的续里面有详细预言到的一位祖师,是在藏地里没有如此预言到第二的大德。这位大德出世后,就把他的思想在雪地里弘扬开来,并且他的十四位大弟子,曾经是西藏精神领域的泉源,比如格鲁派的宗喀巴大师就曾经在他十四位大弟子中二位弟子学习过,所以般若方面的源泉,我们叫“妙弘巴”,密乘最无上的“辨胜”等者都是大普巴的弟子,可见他们在学术领域上的地位。但他们这样渡过一生呢?他们就在觉囊山沟后山的山洞里修行,成熟自己来带渡别人的这一种思想,那么我们看得出觉囊派的传承方式。而觉囊的主要修行次弟就是建立在他空见的基础上而溶入时轮,时轮金刚当然是以出离心,菩提心为根本,然后以空性之见,以方便为体,即我们身体可以运用的一切来修行,即时轮六支瑜伽来成就,这是根本的法门。在这基础上,如胜乐金刚,那阁玛(香巴迦举很重要的传承),大手印等各种修法也有。

笔者:法王,刚才您说我们须要证得空性才能进一步修习时轮金刚的法,但是要寻找那么一位俱德的上师是很不容易的对吗?
法王:
是,很不容易。现今时代我们都成为一个传法的人了,这就证明了末法的不圆满。但是我们可以喜悦的是觉囊这个传承从佛陀到现在从来没有断过,它不须要从梦观或伏藏里得到修法,而是从觉囊的祖师们一代传一代的衣钵传承,一个带领一个修行,闭关三年等,他的修行方法从来是没有断绝过的,所以在佛教的传承里面是一个非常好的传承的方法,因为对我们有分别心的人这是一个可信度很高的教法,因为我们修行者首先要对传承要有无比的修心,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条件,觉囊在这传承方面是可以确信不疑的健全圆满的。

笔者:法王可以谈谈你家乡的情况。
法王:
学佛方面,已经有这么多年了,我们的人们,僧人更不用说了,对佛教有传统的信心,但未必就说完全是符合佛法的,可是就相应于民族而言,佛法就是我们精神的资粮,精神方面我们是非常富裕的。但是现在功利的社会里,我们现在的攘塘县(四川省)却是中国最穷的地方,而觉囊诞生的那个山沟也非常的荒凉,但是在修佛方面,这种环境却造就了我们,使我们只有一个念头,一个门,就是佛教大门。除了此门之外,我们没有其它出路,除了此门之外,我们就是面对牛羊。

笔者:法王您对弘扬觉囊派的传承有什么具体的计划吗?
法王:我们目前对世间还是很陌生的,第一次出来,所以还没有什么计划,但我们的希望是,僧人和信众现在越来越多,带领有根器者闭关修行虽是重点,但我们也要培养更多的弘法人才,从成熟自己来带动别人,来承担觉囊起对众生的责任。所以首先我们要建立起学习的场所,比较规范的来续承觉囊不共的传承以及西藏独有的时轮学术方面的弘扬。


健阳乐住活佛说,觉囊派所主修的时轮全刚密法为密乘无上瑜伽部中无二续中惟一本尊,是整个三藏三学的精华浓缩。作为时轮的持有者,觉囊派的兴衰对藏传佛教甚至整个佛教的影响都甚为深远。然而先遭灭寺改宗之灾,后又茕居崇山深林日久,世人已不知有觉囊。活佛说,觉囊派传人、上师云登桑布为重振觉囊派,弘化一方,著书立说,井面呈十世班禅大师,详述觉囊派在四川壤塘弘法演教史,修行传承见。十世班禅和赵朴老都接见过云登桑布上师,云登桑布上师也曾应聘藏语高级佛学院讲过课,出版觉囊专著《胜法功德》,编入藏文《文选》。“七五”期间,社会科学院也曾出版《觉囊派通论》。
在心智的旅途中,可以把——终点作为起点,突破时空的束缚,直至心性的彼岸。这既是密乘之方便。 虫洞、时间隧道。

参照地球数日子、参照月亮定月份、参照太阳过新年、没有参照的时间为当下,参照吸烦恼,当下即快乐。安住当下,时空如梦。苦无力、悦彰显。

不要低估自己的力量,不要高估自己的成就。

观者有别,所观各异,观其能观,观无所观,观观无观,止观自在。

如果佛不是远离妄想分别之真理,难道是妄想分别?

贪心而起的动力,嗔心而起魄力,依嫉妒而起的耐力,都属于愚痴的范畴,虽可以理解但不应坚持。

我们需要去认识,“我”是个概念,其中并没有一个真实的存在。从现代科学的角度来说,“我”的无常就表现在细胞的新陈代谢,细胞的生灭每时每刻在进行,昨天的你已不是今天的你了。所以我们一直生活在概念里面,生活在概念交织的梦境中。抛开这些去认知生命,再去无我地展现本性,那就是大自在。

无忘为常,无二为乐,无我为我,无念为净。

若无当下及无念的觉受,那只能将概念视为见地,把情绪视为境界。———美化自我是无明最大的帮凶。

不执着,不等于放弃。 放弃,不等于不执着。

——摘自健阳乐住法主微博

 

 
佛教音乐·百度站内搜索
分享到: 更多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 [无量香光·佛教世界]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2003-2015 Copyrights reserved 站长信箱: yjp990@163.com
愿此大悲音声,遍布世间,凡有闻者,悉不退转,究竟彼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