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含部
增一阿含经卷四十四
中阿含说本经

本缘部
一切智光明仙人
慈心因缘不食肉经
贤愚因缘经波婆离品
悲华经诸菩萨本受记品

经集部
佛说观弥勒菩萨
上生兜率天经
佛说弥勒下生经
佛说弥勒下生成佛经
佛说弥勒大成佛经
佛说弥勒来时经
佛说稻芋经
慈氏菩萨所说
大乘缘生稻干喻经
大乘舍黎娑担摩经
佛说大乘稻秆经

宝积部
大宝积经弥勒菩萨所问会(弥勒菩萨本愿经)
弥勒菩萨所问本愿经

密教部
佛说弥勒菩萨发愿王偈
首楞严经弥勒菩萨圆通章

行法
慈宗朝时课诵本
慈宗暮时课诵本
兜率上生礼
首页 | 经典 | 文集 | 感应 | MP3下载 | 链接
增一阿含经卷四十四.第三经

东晋瞿昙僧伽提婆 译

  闻如是,一时佛在舍卫国只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五百人俱。

  尔时,阿难偏露右肩,右膝着地,白世尊言:「如来玄鉴,无事不察,当来、过去、现在三世皆悉明了,诸过去诸佛姓字、名号,弟子菩萨翼从多少,皆悉知之,一劫、百劫、若无数劫、悉观察知。亦复知国王、大臣、人民姓字,斯能分别。如今现在国界若干、亦复明了。将来久远弥勒出现,至真、等正觉,欲闻其变;弟子翼从佛境丰乐,为经几时?」

  佛告阿难:「汝还就座,听我所说,弥勒出现,国土丰乐,弟子多少,善思念之,执在心怀。」是时,阿难从佛受教,即还就座。

  尔时,世尊告阿难曰:「将来久远于此国界,当有城郭名曰鸡头,东西十二由旬,南北七由旬,土地丰熟,人民炽盛,街巷成行。尔时,城中有龙王名曰水光,夜雨泽香,昼则清和。是时,鸡头城中有罗剎鬼名曰叶华,所行顺法,不违正教,伺人民寝寐之后,除去秽恶诸不净者,又以香汁而洒其地,极为香净。阿难当知:尔时,阎浮地东、西、南、北十万由旬,诸山河石壁皆自消灭,四大海水各据一方。

  时,阎浮地极为平整,如镜清明,举阎浮地内,榖食丰贱,人民炽盛,多诸珍宝,诸村落相近,鸡鸣相接。是时,弊花果树枯竭,秽恶亦自消灭,其余甘美果树,香气殊好者,皆生乎地。尔时,时气和适,四时顺节,人身之中无有百八之患。贪欲、瞋恚、愚痴不大殷勤,人心平均皆同一意,相见欢悦,善言相向,言辞一类,无有差别。如彼郁单曰人,而无有异。是时,阎浮地内人民大小皆同一向,无若干之差别也。彼时男女之类,意欲大小便,地自然开,事讫之后,地复还合。尔时,阎浮地内自然生粳米,亦无皮裹,极为香美,食无患苦。所谓金银、珍宝、车、玛瑙、真珠、虎珀,各散在地,无人省录。是时,人民手执此宝,自相谓言:『昔者之人由此宝故,各相伤害,系闭牢狱,更无数苦恼,如今此宝与瓦石同流,无人守护』。」

  尔时,法王出现,名曰蠰佉,正法治化,七宝成就。所谓七宝者:轮宝、象宝、马宝、珠宝、玉女宝、典兵宝、守藏之宝,是谓七宝。领此阎浮地内,不以刀杖,自然靡伏。如今,阿难!四珍之藏:干陀越国伊罗宝藏,多诸珍琦异物,不可称计;第二弥梯罗国般绸大藏,亦多珍宝;第三须赖咤大国有宝藏,亦多珍宝;第四婆罗蠰佉有大藏,多诸珍宝,不可称计。此四大藏自然应现,诸守藏人各来白王:『唯愿大王以此宝藏之物,惠施贫穷!』尔时,蠰佉大王得此宝已,亦复不省禄之,意无财物之想。时,阎浮地内自然树上生衣,极细柔软,人取着之,如今郁单曰人自然树上生衣,而无有异。

  尔时,彼王有大臣,名曰修梵摩,是王少小同好,王甚爱敬。又且颜貌端正,不长、不短、不肥、不瘦、不白、不黑、不老、不少。是时,修梵摩有妻,名曰梵摩越,玉女中最极为殊妙,如天帝妃,口作优莲花香,身作栴檀香,诸妇人八十四态,永无复有,亦无疾病乱想之念。尔时,弥勒菩萨于兜率天,观察父母不老、不少,便降神下应,从右胁生,如我今日右胁生无异,弥勒菩萨亦复如是。兜率诸天各各唱令:『弥勒菩萨已降神下。』是时,修梵摩即与子立字,名曰弥勒,有三十二相、八十种好,庄严其身,身黄金色。尔时,人寿极长,无有诸患,皆寿八万四千岁,女人年五百岁然后出适。尔时,弥勒在家未经几时,便当出家学道。

  尔时,去鸡头城不远,有道树名曰龙华,高一由旬,广五百步。时,弥勒菩萨坐彼树下,成无上道果;当其夜半,弥勒出家,即其夜成无上道。时,三千大千剎土,六变震动,地神各各相告曰:『今弥勒已成佛!』转至闻四天王宫:『弥勒已成佛道!』转转闻彻三十三天、焰天、兜率天、化自在天、他化自在天,声展转乃至梵天:『弥勒已成佛道!』尔时,魔名大将以法治化,闻如来名教音响之声,欢喜踊跃,不能自胜,七日七夜不眠不寐。是时,魔王将欲界无数天人,至弥勒佛所,恭敬礼拜。

  弥勒圣尊与诸天渐渐说法微妙之论,所谓论者:施论、戒论、生天之论,欲不净想,出要为妙。尔时,弥勒见诸人民已发心欢喜,诸佛世尊常所说法:苦、习、尽、道,悉与诸天人广分别其义。尔时,座上八万四千天子诸尘垢尽,得法眼净。尔时,大将魔王告彼界人民之类曰:『汝等速出家。所以然者,弥勒今日已度彼岸,亦当度汝等使至彼岸。』

  尔时,鸡头城中长者,名曰善财,闻魔王教令,又闻佛音响,将八万四千众,至弥勒佛所,头面礼足,在一面坐。尔时,弥勒渐与说法微妙之论,所谓论者:施论、戒论、生天之论,欲不净想,出要为妙。尔时,弥勒见诸人民心开意解,如诸佛世尊常所说法:苦、习、尽、道,与诸人民广分别义。尔时,座上八万四千人,诸尘垢尽,得法眼净。是时,善财与八万四千人等,即前白佛:『求索出家,善修梵行,尽成阿罗汉道。』尔时,弥勒初会八万四千阿罗汉。

  是时,蠰佉王闻弥勒已成佛道,便往至佛所,欲得闻法。时,弥勒与说法,初善、中善、竟善,义理深邃。尔时,大王复于异时立太子,赐剃头师珍宝,复以杂宝与诸梵志,将八万四千众生,往至佛所,求作沙门,尽成道果,得阿罗汉。

  是时,修梵摩大长者闻弥勒已成佛道,将八万四千梵志之众,往至佛所,求作沙门,得阿罗汉。唯修梵摩一人,断三结使,必尽苦际。

  是时,佛母梵摩越复将八万四千婇女之众,往至佛所,求作沙门。是时,诸女人尽得罗汉。唯有梵摩越一人,断三结使,成须陀洹。

  尔时,诸剎利妇,闻弥勒如来出现世间,成等正觉,数千万众往至佛所,头面礼足,在一面坐,各各生心,求作沙门,出家学道,或有越次取证,或有不取证者。尔时,阿难!其不越次取证者,尽是奉法之人,患厌一切世间不可乐想。尔时,弥勒当说三乘之教,如我今日弟子之中,大迦叶者行十二头陀,过去诸佛所善修梵行,此人常佐弥勒,劝化人民。﹂

  尔时,迦叶去如来不远,结加趺坐,正身正意,系念在前。尔时,世尊告迦叶曰:「吾今年已衰耗,年向八十余,然今如来有四大声闻,堪任游化,智慧无尽,众德具足。云何为四?所谓大迦叶比丘、君屠汉比丘、宾头卢比丘、罗云比丘。汝等四大声闻要不般涅槃,须吾法没尽,然后乃当般涅槃。大迦叶亦不应般涅槃,要须弥勒出现世间。所以然者,弥勒所化弟子,尽是释迦文佛弟子,由我遗化得尽有漏。摩竭国界毗提村中,大迦叶于彼山中住。又弥勒如来将无数千人众,前后围繞,往至此山中,遂蒙佛恩,诸鬼神当与开门,使得见迦叶禅窟。

  是时,弥勒伸右手指示迦叶,告诸人民:『过去久远释迦文佛弟子,名曰迦叶,今日现在,头陀苦行最为第一。』是时,诸人民见已,叹未曾有,无数百千众生,诸尘垢尽,得法眼净。或复有众生,见迦叶身已,此名为最初之会,九十六亿人,皆得阿罗汉。斯等之人皆是我弟子。所以然者,悉由受我教训之所致也。亦由四事因缘:惠施、仁爱、利人、等利。尔时,阿难!弥勒如来当取迦叶僧伽梨着之。是时,迦叶身体奄然星散。是时,弥勒复取种种香华,供养迦叶。所以然者,诸佛世尊有恭敬心于正法故。弥勒亦由我所受正法化,得成无上正真之道。」

  「阿难当知:弥勒佛第二会时,有九十四亿人,皆是阿罗汉,亦复是我遗教弟子,行四事供养之所致也。又弥勒第三之会九十二亿人,皆是阿罗汉,亦复是我遗教弟子。

  尔时,比丘姓号皆名慈氏弟子,如我今日诸声闻皆称释迦弟子。尔时,弥勒与诸弟子说法:『汝等比丘!当思惟无常之想、乐有苦想、计我无我想、实有空想、色变之想、青瘀之想、腹胀之想、食不消想、血想、一切世间不可乐想。所以然者,比丘当知:此十想者,皆是过去释迦文佛与汝等说,令得尽有漏、心得解脱。

  若复此众中释迦文佛弟子,过去时修于梵行,来至我所;或于释迦文佛所,奉持其法,来至我所;或复于释迦文佛所,供养三宝,来至我所;或于释迦文佛所,弹指之顷,修于善本,来至此间;或于释迦文佛所,行四等心,来至此者;或于释迦文佛所,受持五戒、三自归,来至我所;或于释迦文佛所,起神寺庙,来至我所;或于释迦文佛所,补治故寺,来至我所;或于释迦文佛所,受八关斋法,来至我所;或于释迦文佛所,香花供养,来至此者;或复于彼闻佛法,悲泣堕泪,来至我所;或复于释迦文佛,专意听法,来至我所;复尽形寿善修梵行,来至我所;或复书读讽诵,来至我所者;承事供养,来至我所者。』

是时,弥勒便说此偈:

  增益戒闻德,禅及思惟业;善修于梵行,而来至我所。

  劝施发欢心,修行心原本;意无若干想,皆来至我所。

  或发平等心,承事于诸佛;饭食与圣众,皆来至我所。

  或诵戒契经,善习与人说;炽然于法本,今来至我所。

  释种善能化,供养诸舍利;承事法供养,今来至我所。

  若有书写经,颂宣于素上;其有供养经,皆来至我所。

  缯彩及众物,供养于神寺;自称南无佛,皆来至我所。

  供养于现在,诸佛过去者;禅定正平等,亦无有增减。

  是故于佛法,承事于圣众;专心事三宝,必至无为处。

  阿难当知:弥勒如来在彼众中当说此偈。

尔时,众中诸天、人民思惟此十想,十一人诸尘垢尽,得法眼净。

  弥勒如来千岁之中,众僧无有瑕秽,尔时恒以一偈,以为禁戒:

  「口意不行恶,身亦无所犯;当除此三行,速脱生死渊。」

  过千岁之后,当有犯戒之人,遂复立戒。

  弥勒如来当寿八万四千岁,般涅槃后,遗法当存八万四千岁。所以然者,尔时众生皆是利根。其有善男子、善女人,欲得见弥勒佛,及三会声闻众,及鸡头城,及见蠰佉王,并四大藏珍宝者,欲食自然粳米,并着自然衣裳,身坏命终生天上者,彼善男子、善女人,当勤加精进,无生懈怠,亦当供养诸法师承事,名华、捣香种种供养无令有失。如是,阿难!当作是学!」

  尔时,阿难及诸大会闻佛所说,欢喜奉行!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 2003-2015 Copyrights reserved 本站资料 转载流通 功德无量
 教育性、非赢利性、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ICP号]